每日灵修:二月18日

我们能信任政府吗?

我劝你遵守王的命令,既指神起誓,理当如此。不要急躁离开王的面前,不要固执行恶,因为他凡事都随自己的心意而行。

传8:2-3

所罗门王,以他是以色列一國之尊的地位,教导我们为何要服从政府。作为国家的公民,基督徒有时的确很难知道如何服从,或者何时应服从政府。遵守这个教导实在牵扯到许多的因素。

其实,服从政府有时很不容易,这也是父神设计中的一部分。我们信徒必须知道,要了解神的心意不是件容易的事,因为他不愿意那是容易的。我们不是机器人,按照指令去这儿、做那的,在事务上没任何选择权。但是,当我们跟神说:“請告诉我,你要我做的事, 我就照做” 时,我们等于把自己当作机器人 。也就是说,我们要求主来强制我们,要求他下命令来让我们执行。父神不这么做,因为他要我们在什么是该做的事上困惑、挣扎。

另一个影响我们的因素是記在經文中的第七節:“他不知道将来的事,因为将来如何,谁能告诉他呢?”(传 8:7)这与坚持己意、企图掌握自己方向不同的是,我们服从政府, 很可能在我们生活中产生了不确定的因素。因此,我们无法由自己来决定是否服从政府,原因之一就是我们不总知道神要在我们的顺服中成就什么。他可能要借着我们的顺服赐下许多我们无法预见的福气。

在二战期间,我二十几岁,我记得面对的抉择是,是否该登记受征召服兵役。那时我正在铁路局工作,因为铁路运输承担战争补给的重要任务,我可以延缓征召。

尽管我不知道自己做的是对、还是错,我觉得我应该接受征召登记。结果,我加入海军服役。我当时完全不知道,自己行动的结果竟是打开了一个可能是我人生中最大的机会,让我去跟许多有需要的人分享神的话语。我驻札在珍珠港,這是一个太平洋舰队频繁到访的港口。水手们川流不息地进出码头,其中有许多基督徒年轻人带领了其他人信主。我和一些人在那儿组织了很好的查经班,有数百人参加。正因我是美国海军成员之一,我便能有这个机会与主同工。

之后,战事结束,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我获得了参军法案所授予的福利,美国政府提供了我就读大学所需的学费。正好足够让我安安心心地接受四年神学教育。这些都是我在选择服从政府之前无法预见的,但是神知道。因此,按圣经的教导服从政府,的确可能带来许多无法预料到的结果。

主啊,当我顺服了你所设立在我之上的掌权者时,我信任你必会成就你为我的生命所设定的计划。

生活实践

很多时候,顺服不只是困难,而且还在生命中产生了不确定的因素。父神是不是要我们对于什么是该做的事,感觉困惑、挣扎?在信任政府方面呢?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Can We Trust Government?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