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二月4日

追求享乐

我心里说,来罢,我以喜乐试试你,你好享福。谁知,这也是虚空。

传2:1

在传道书第二章里,所罗门分享了他探索的记录。其中我们得以检视历代以来,人们为了寻找生命中的满足、享受、和喜悦所用的各种方法。所罗门探索的第一种方法,也是古今最常用的方法,就是哲学家所说的享乐主义,追求快感。我们都直觉地以为只要我们活得有趣就能找到快乐。探索者所罗门首先所检视的也是这个方法,想要看看是否管用。

他把自己的经验详细地告诉我们。首先所罗门告訴自己尽情享受,让自己得到愉快,欢笑、和快感。你可以用想象力去补上细节,王宫里必是充满欢言笑语、夜夜笙歌、酒池肉林。

所罗门给了我们探索的结果。 他告诉自己,嬉笑是荒谬的 !我们或多或少都经验过同样的感觉。我们总有时候和朋友们一起诙谐调侃地讲述一些故事,愉快地任意嬉笑。如果我们认真回想,我们可以记得至少部分內容是夸大的,与实情不符。

嬉笑基本上也是如此。它只涉及生命中无関痛痒的事,沒有任何实质的內容。“愚昧人的笑声,好像锅下烧荆棘的爆声”(传7:6)。嬉笑只是一种爆声,人依然得不着满足感。就像我和朋友们在喜庆的場合,從下午到傍晚一起逗趣搞笑,但是,曲终人散後仍然是帶著空虚上床。所罗门的经验正是如此。他不是说那是错的。他说嬉笑是空洞的,不能带来真正的意义和满足。

所罗门対享樂的評語是:它有何功效呢?它对生命的贡献是什么?他的回答是“都是虚空。”享乐消耗资源,而不是累积资源。我们大都只能一年一兩次出外宴乐,因为宴会所费不菲,会耗尽我们劳苦所得。所罗门的结论就是享乐不能增添什么。

所罗门说也有一些事物是正面的。首先,他增加了某种知名度,他变得伟大了,超越所有比他先到耶路撒冷的人。一般人以为名声会填滿人內心的空虚。所罗门赢得了名声。他说“我有一阵子很享受这些,因我一切所劳碌的而快樂,然而這就是我全部的回報:短暂的快乐。而且,每重复一次,乐趣就逐次递减。”

所罗门说,“我的结论就是:不值得。就像蜡烛燃尽,所留下来的只是疲倦和厌腻,再也没什么能提起我的兴趣。”他总结到这些“都是虚空,都是捕风。” 他也精疲力尽了。

主啊,我也曾设法从趣味、嬉笑、和享乐中来寻求生命的满足。结果也像所罗门一样,找到的只是虚空。求你让我享受那些从你手中所赐的欢乐,但也求你让我的心以你为乐。

生活实践

我们是否活得像个消费者,利用所有的资源和人力去追求满足与成就?享乐主义式的快乐之泉是否有枯干的时候?精疲力尽之后,我们又将何去何从?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Life in the Fast Lane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