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二月1日

探索

在耶路撒冷作王,大卫的儿子传道者的言语。传道者说:虚空的虚空,虚空的虚空,凡事都是虚空。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

传1:1-3

传道书的第一节经文就表明作者是“传道者”,大卫的儿子,耶路撒冷的王。大卫的儿子可以指任何一位接续王位的大卫子孙,但是在这书里有许多细节都足以确定作者是所罗门。

不幸的是, 称所罗门为‘传道者’显然是个不恰当的翻译,我觉得它让人以为这书一开始就有点说教的意思。读第二节经文时又很容易联想到来自古老教堂的训话。这样的论调当然容易让现代人倒胃口。在希伯来原文中“Ooheleth”这词本有收集者和整理者的意思。用这个词义来看本书的作者就显得很合适,因为他的确在检验之后收集了人们生活的哲学。我认为这一词更恰当的翻译应为‘探索者’。作者以探索的眼光看尽了人生,也透视了人们行动背后的动机。因此,我将以‘探索者’来取代本书中‘传道者’一词。因为作者并不真的是传道者或宣告者,而是探索者。

这确实是一场探索。 如果我们想知道作者发现了什么,我们不需要读完整本书就能找出他的结论。因为他在第二节就告诉我们‘虚空的虚空’,那就是他探索的结论。英文翻译的虚空(vanity)一词有另一个含义,就是以外貌取胜。人们有时用这词来形容那些一早花太多时间坐在镜子面前欣赏自己容颜的人。我们说那是虚荣。但在此则是最原始的意思,表示空洞、无用、无意义、无聊的意思。

探索者声明,万事万物本身都不能带来满足。在生命中他所经历的事物、享乐、人际关系都没有永恒的价值。我们每一个人或这或那总想抓住一些哲学或人生观,尝试给自己的生命带来满足。但对探索者而言,在自己经历了一切之后,这些都不管用。当他说,虚空的虚空,空虚的空虚, 那是希伯来文的重复用语,是他们强调“最”的表达方式。就是说,探索者发现,没有什么比生命更空虚的了。

第三节经文是探索者不断重复的问题:“人一切的劳碌,就是他在日光之下的劳碌,有什么益处呢?”也就是说,人在这里面得着什么利益呢?希伯来原文的词意是,“还剩下什么?”在人们汲干了劳碌所得及时的喜悦、欢畅、或痛快之后,还剩下什么、有什么可以持续地供给人们对生命满足的饥渴?这也是我们每一个人都会问的问题。有什么能够真正不断地供给我的需要,一种最高的幸福,只要我找到了,我就不用再去探索?

主啊,为了这卷书的诚实谢谢你,。它写于久远的年代,却又与我们密切相关。我也曾经探索,而如今发现,有了你以后,我的生命不再空虚,而是充满了意义和目标。

生活实践

我们追寻知识和属世的乐趣是否使我们变得自满、好嘲諷?我们是否需要以一种完全不同的角度来调整我们生命追寻的方向?

此段灵修小品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The Search for Meaning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