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十二月17日

祭司和牺牲者

他不像那些大祭司,每日必须先为自己的罪,后为百姓的罪献祭,因为他只一次将自己献上,就把这事成全了。律法本是立软弱的人为大祭司;但在律法以后起誓的话,是立儿子为大祭司,乃是成全到永远的。

来7:27-28

希伯来书的作者用两个句子贯穿一个主要观念:“他将自己献上”和“他成全到永远的(祭)”。作为祭司,他除了自己以外没有任何无瑕疵的祭牲可献,因此他将自己献上。没有任何一位祭司配献这祭,所以基督既是祭司也是牺牲者。

这提醒了我们基督在十字架上所说的话。他的前三句话是以祭司的身份来说的:“父啊!赦免他们,因为他们所做的,他们不晓得”(路23:34)。他是为那些钉他十字架的暴徒们代祷。之后他转向身旁的盗贼说,“我实在告诉你,今日你要同我在乐园里了”(路23:43)。他是向那个承认自己的需要的革命份子施恩典。之后他向站在十字架旁的母亲和门徒约翰说,“母亲,看你的儿子!”又对那门徒说:“看你的母亲”(约19:26-27)。他还是在行使祭司的职分,作安慰人心的服事,将他们彼此托付以供应生命所需。接下来就是转折点,日头变黑,怪异的黑暗笼罩大地。

在黑暗之際,耶稣的第一声呼喊是在被遗弃情况下所发的惨痛呼嚎,人神合一的孤儿在呼嚎 ,“我的神!我的神!为什么离弃我?”(太27:46)他这时不再是祭司,而是牺牲者,是被献在十字架祭坛上的祭牲。在那极端伤痛的煎熬中,在心灵无法忍受的痛苦里,他发声说,“我渴了”(约19:28)。

接下来他说了在十字架上最后的两句话,是在第三个时辰末了,他大声呼叫,“成了”(约19:30),和“父啊!我将我的灵魂交在你手里”(路23:46);随即他将灵魂交给父神。这些话都是出于祭牲的身份,他完成了父神交代给他的使命。

在这儿,如果连接上希伯来书作者这段经文的两句话,那么我们就能完全明白作者的思绪。基督不只是将自己献上作为完美的牺牲,而且是献上了一次永远有效之祭。他在十字架上所献的祭超越了时空。那不只是一个历史事件,例如卢沟桥事变,仅供人们回顾和考据。它是永恒侵入了时间。它是没有时间性的。这犹如一件事持续到永远,且自宇宙之始就持续着。因此它永远是一件当代的体验。

每一世代都可以了解十字架对他们的意义。甚至追溯涵盖整个人类历史,正如启示录中将耶稣描述为“创世以来 . . . 被杀之羔羊”(启13:8)。因此,那些旧约时代的人即使还不知道未来历史中要出现的基督,但他们相信上帝的血祭救恩,也和我们一样能得救。因为十字架延伸到过去与将来。从神的角度来看,耶稣基督的十字架是人类历史的中心,一切事物从此衍生。从十字架流出所有的盼望,闪耀所有的真光。一切事件都必须从十字架上才能找到意义。

主耶稣,谢谢你不只是我的大祭司,同时也是自愿成为人类残暴恶行赎罪的牺牲者,好叫我能了解饶恕并且有盼望。

生活实践

神看基督的十字架为人类历史的焦点。主基督既是我们的祭司又是我们的牺牲者,这个事实是否为我们生命的焦点?我们在哪些方面让十字架的智慧被世俗的智慧妥协了?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The New Constitution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