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十二月15日

不实的指控

岂是因你敬畏他,就责备你,审判你吗?

伯22:4

以利法在这儿误解了约伯所说的话。他以为约伯在控诉神对他施行不公义的惩罚。但是,约伯并没有这么说。如果约伯所说的是这么回事的话,那么他就作了撒旦所要他作的 -- 控訴和亵渎神。约伯的确是质问了神的动机是甚么,但是他从没说神是错的,或指责神是不公义的,虽然以利法认为约伯这么作了。我覺得这是我们读约伯记时所要学到的一个最重要的功课,那就是当我们遇到试炼,受到压力,遭遇苦难的时候,撒旦要我们做的,也是他逼约伯做的,就是埋怨神,控诉神的作为不公不义。如果我们被撒旦逼出这样子來,我們便會失足,落在罪里,背弃了公义的神。约伯从没有诋毁神,虽然他几乎到了这个地步,但他拒绝这样作。以利法对约伯否定了他的一概指控而生气发怒,因而对约伯发出更多无凭无据的不实指控。(伯22:5-11)

如今,这一类法利赛式的基督徒仍然试图用那种有限的神学观念来说服我们。如果我们否定他们的说法,他们也许起來诋毁、控诉我们。我妻子早期的基督徒生活便是这样,她曾经从收音机的福音广播中学到圣经的真理,为此,教会的牧师对她极为不满,甚至生气发怒。牧师曾经把她找去个别谈话,想要把她改变过来。她因为已经从神的话语中领会学习了真理,因此没被说服。那位牧师用尽了以利法的手段, 羞辱她,用各样不实在的事物指控她,并以在教会中公布她为异端作威胁。我妻子在那段时间里承受了很大的精神压力,经历了很大的熬炼。

没有什么比约伯从他那些所谓的朋友而来的诬陷,恶意中伤,卑劣攻击更叫人难受的了。以利法继续在22章12-14节控诉约伯对神的观点不正确,他说:“约伯,你的问题就是在于你以为神的能力有限,以为他看不见你做了什么。在高天之上,你以为隔着云层,他就看不见你隐藏的恶行!”这个控诉更显得荒唐。约伯的陈述中已经一再表现出他有强烈的意识,知道神的伟大,权能无限,深奥难测。他对神的认识更远超他的朋友们。但是他的朋友不能察觉这个差异,还是以自己的看法为正确,坚持要以他们幼稚的观点来控诉约伯。

主啊,谢谢祢,因你认识我比任何人对我的认识更深。你知道我的心思意念,我深信你必会向我启示我所需要知道的一切。

生活实践

人对我们的評价和判断可能有益,却也可能带有破坏性。我们能否选择那满有恩典的方法,就是邀请爱我们的父神来鉴察我们的心思意念,并且引导我们?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Why doesn't God Intervene?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