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六月2日

真正的祷告

那税吏远远的站着,连举目望天也不敢,只捶着胸说,“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我告诉你们,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

路18:13-14a

这故事非常传神地捕捉了祷告的真正品质。这人来到圣殿里低着头站在那儿。他没有摆出一副祷告的姿态。他所能作的只是捶胸和恳求,“神啊,开恩可怜我这个罪人。”

我们从这人的祷告里学到什么?这还不明显吗?最真实、最诚心的祷告就是出于我们自觉的无助。这人看到自己处在卑贱无助的最底层,一个罪人。事实上,在原文中他自称“罪人,”就是最底层最坏的那种人。他深信除了神以外,绝对没有其他方法能叫他从当前的情况中得到帮助。

他没有想要拿自己的功劳添油加醋,这难道不令人注目吗?他没有说,“神啊,开恩怜悯我这个悔过的罪人。”他是在悔过,但是他没有拿自己的悔过当作求神赐福的条件。他也没有说,“神啊,开恩怜悯我这个自新的罪人。我会从此痛改前非。”他甚至没有说,“神啊,开恩怜悯我这个诚实的罪人。主啊,我在这里,愿意向你坦诚一切。你当然不会忽略我的诚实吧。”事实上他甚至没有说,“神啊,开恩怜悯我这个祷告的罪人。”他把这些都抛开。只是单纯地说,“神啊,除了你以外我别无依靠。”

他怎么落到这个地步的呢?刚好跟耶稣之前提到的法利赛人相反。他没有去鄙视那些层次比他低的人,他只仰望神。他用神的眼光来看自己。他的眼中只有神,他的耳朵只听到神的高标准,“要尽心、尽性、尽意爱主你的神”(太22:37;路10:37)。他说的是,“主啊,我是个罪人。我自己永远无法使自己变得更好,因为我只是一个罪人。”

从这税吏的祷告中我们还学到真实的祷告总是认同神的圣洁和全能。我们的帮助必须从神而来。这税吏没在别处寻求帮助。他没有说,“主啊,也许站在那儿的法利赛人能帮我。”没有,他只说,“神啊,开恩怜悯我。”他的用词隐喻了耶稣道成肉身死在十字架然后复活的美妙故事。因为他用的是神学上所谓“和解”一词,意思是,“在你的正义得到伸张之后,主啊,求你对我彰显你的慈爱。”他相信神有丰富的怜悯,因此,耶稣说,“这人回家去比那人倒算为义了。”他被改变了,成为不一样的人,成为一完全人。他抓住神的应许,并且相信神。

这是主耶稣传留给我们的。也许我们第一次只能说,“主啊,开恩怜悯我这个罪人。”甚至在多年的基督徒生活后,我们能再一次开始说,“主啊,让我指望你对我的无比信实,让我因依靠你愿意住在我心中并透过我做工,而使我的生命符合你原创的本意。”

圣洁的阿爸父,在这个安静的时刻,我祈求能够开始过一个祷告的生命。我别无可靠。只有你是完全丰富的,是我的寄托,我的安息。

生活实践

我们是否如同空的容器一般来到父神的面前,在我们自己的软弱和无能中迫切期望遇到他?我们是否了解“怜悯”的真实意义,且在感恩和谦卑的认罪中领受?我们是否单单仰望神来改变我们,使我们完全?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The Nature of Prayer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