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四月21日

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

耶和华对该隐说:你兄弟亚伯在哪里?他说:我不知道,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

创4:9

该隐对神的回答粗鲁傲慢,表示他的内心还不肯认罪。这是一般犯罪的反应:撇清责任。该隐的回答就像:“我的兄弟?我可跟他没什么牵扯。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我有责任知道他在哪儿吗?”罪犯的虚伪在这儿显得特别清楚。虽然该隐可以撇清知道他兄弟身在何方的责任,他毫不犹豫地承担杀害兄弟那更大的责任。

我们这个时代也听过很类似的事。在1968年金恩博士遇刺被谋杀的时候,很多人说过许多类似的话:“金恩博士的被害不是我们的错;为什么要我们为一个狂热分子的行为而受苦? 这不是我们的责任。”很快的,就又有人说:“金恩博士应该知道会有这样的后果。本来嘛,他激怒了一些人,早晚会有人来报复。”没有谁能否定这种说法的逻辑和真实性,但很明显地它并不完整。出自该隐口中那可怕的问题,“我岂是看守我兄弟的吗?”这其中丝毫不面对责任,也没有任何诚实的答案。

二三十年前,卡尔亨利博士写了本书,名叫《基要信仰者不安的良心》。它刚出版的时候让许多人颇感困扰。他指出了许多基督徒所采取的隔离主义,令我们避免与非基督徒接触,同时也成功地使我们抽离,不去解决此刻紧迫的社会问题。我们往往相当满足于唱唱那些将来要上天堂的诗歌,而极少关心我们周围那些经历疾病、穷困、孤独、年老、和悲惨的人。以赛亚书58章就毫不含糊, 大声地谴责部分信徒的这种态度。神对生命中的这个范围有无限的关怀,而我们这些带着他印记的信徒怎敢忽略这方面的问题呢?我们福音派的基督徒必须完全坦白地承认,这是基督之爱的一种展现,而我们却倾向于忽略它 。

神创立教会的原意绝对不是让它只服事社会中某个单一的层面,而是要涵盖所有的人、所有的阶级、所有的肤色,没有任何分别。一切人为的区分在教会中都应该被忽略。这是必须的,否则我们就不是忠于那召我们的恩主,因为他自己就是各样罪人的朋友。我们必须完全坦白地承认这是我们福音派基督徒生命的弱点,我们没有顺服神的的命令,我们没有做到不分阶层、肤色、社会背景、和文化传统,把仁爱、友谊、饶恕、和恩典散布在人间。

父啊,求你开我的眼睛,好叫我看见在我周围的人都是你所造的,是你有意地放在我身旁。求你教我学会我是看守我兄弟的。

生活实践

教会要毫无区别地服侍社会的所有层面。我们是否在自己熟识、有影响力的圈子里过得太得意、太舒适了?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The Mark of Cain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