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六月19日

祷告中的无助

只剩下雅各一人。 有一个人来和他摔跤,直到黎明。

创32:24

这是旧约里多处神秘而又诡异的记录之一,其中神秘的地方就是只有记录而没解释。每一个读到这段经文的人都会问,“这个奇怪的人是谁?他是从哪儿来的?他要干嘛?” 我很肯定雅各也有同样的疑问。在把家人和牲口都送过河之后,他以为自己是孤单一人,但突然从阴影里冒出这个人来,而且诧异的是这人是来跟他摔跤的。我们接着往下看,当然就毫无疑问地明白这人是谁。事实上,在故事的结尾,雅各给这地命名为毗努伊勒,意思是“神的面”,因为他说,“我面对面见了神,我的性命仍得保全。”这个人就是神本身以一种很特别的方式显现,是旧约圣经里神显现的记录之一,而他却是来跟雅各摔跤的。

这个事件有什么意义?从整个故事来看,毫无疑问的是神想用激进祷告来改变雅各的祷告生命。父神企图打破雅各依靠自己的偏执。雅各的毛病是他其实从来都没有去信靠神。他内心总感觉如果自己不动手的话,神大概不会为他做什么。父神是在这个节骨眼上来对付他的毛病。雅各所需要面对的问题是,虽然他的祷告文词优雅,而且理念正确,但却毫无效益,因为他不相信神会采取任何行动。他所信靠的是自己。我见过很多这样的人。他们的祷告和分享的言语都毫无瑕疵,但是不真正相信神会动工。雅各所做的(安排如何见以扫)就是这么回事。他对神没有期盼,就是固执的拒绝放弃自己想要作的而让神来接手掌管。

听起来是否跟我们自己很像?我就发现自己常常如此。事情继续发展的结果是,“那人见自己胜不过他,就将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雅各的大腿窝正在摔跤的时候就扭了”(25节)。在几个小时的缠扭里,雅各不断抗拒、挣扎、反击。他始终不肯放弃自己的主权,直到最后,那神秘的人在他的大腿窝摸了一把,让他的大腿关节脱臼。摔交结束了;没有人能在大腿脱臼的情况下继续摔跤。雅各这时只能无助地抓紧并依靠他的对手。他这时知道对手是谁,因此就死命抓紧不放。

许多讲道的信息在这里将雅各评论为一个强大的对手,因为他与神摔跤终夜而不败。但这不是雅各跟神摔跤,而是神来跟雅各摔跤,想要打破他自我依靠的偏执,扭转他那种必须要靠自己的感觉,那种如果自己不动手,就不会有任何成效的心理,那种神其实不会干预的看法。再就是,雅各并没有在摔跤中胜出。在他似乎不会被打败的时候,他的大腿脱臼,使他变得全然无助,除了抓紧神以外别无可行。在那个时候他与神一同胜出。这个事件所要警惕我们的就是这个重点。人的尽头就是神的起头。

主啊,也许只有在你的恩典里让我瘸了,我才能不断地被提醒你是主、你是神、你能超越我的一切所行的。当我求告你的时候就当耐心等候,期待你动工,而不要像雅各一样,总是靠着自己来操控。

生活实践

我们当中有谁未曾想过要操控神?这跟完全信赖神的正直气节和神的大能比起来如何?我们是否愿意与耶稣一起求告,“ . . . 然而不要照我的意思,只要照你的旨意成全”?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Prayer's Essentials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