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六月13日

时候到了

耶稣说了这话,就举目望天,说:“父啊,时候到了。”

约17:1a

“时候到了。”耶稣说这话显然是盼望所期待的时刻,就是将会有无限机缘的时刻来临。“时候到了” 这句话的意义一定比我们在临終前所说的“大限已到”深远得多。我们说的是指走上绝路,到了生命的尽头。美国牧师弗农麦基博士曾经讲过,有人钻研预定论的教义,就是神在任何情况下都給信徒至高无上的保护。這概念使他入迷,以至他来对麦基博士说,“知道吗,我深信无论我做什么神都会保守我;即使我在中午交通最繁忙时走出馬路,如果我的时候还没到,我就会完全平安。”麦基博士很典型的答复就是,“好吧,如果你在中午出去站在馬路中间,老兄,你的时候就到了!”

一般來说“我的时候到了”就是默默地接受现实,但耶稣可不是这样。他这里所说的是实现的时刻, 是他一生所盼望的时刻。在他传道事工之中,他不断di提到这个时刻:第一次是在约翰福音起头,耶稣在加利利的迦拿参加婚礼时所行的第一件神迹,把水变成酒。当他的母亲来对他说,“他们没有酒了。”耶稣就曾说,“母亲,我与你有什么相干?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2:3-4)。他的意思是,虽然他会满足他母亲所提的要求,但是他所做的不会有她预期的效果,因为时候还没到。他也在别处对门徒重复这话“我的时候还没有到”(约7:30,8:20)。他在等候一个机缘广大的时刻,而当他将要被钉十字架的这个时候,他举目望天,说:“父啊,时候到了。”意思是他降世为人的最终目标将要在这个时刻实现。

这是一个有原则根据的期盼,就像他曾经说过,“一粒麦子不落在地里死了,仍旧是一粒,若是死了,就结出许多子粒来”(约12:24)。这就是先前他的时候还没有到的原因;耶稣知道父神的事工必须经由捨己才能成全。若他不体验把自己一切都放弃的过程,那么之前他所行的伟大神迹、他所传的伟大真道、和他用在服事人所有奇妙的力量都会变成无效。如果麦子不在地里死了,它就还是孤孤单单的一粒,不会成就什么,也不能成就什么。它只有死了才能结出果子来。

同样的,我们也要作这个祷告,因为我们生命中总会有这样的时刻。我们会来到一个地步,必须像耶稣一样,说,“父啊,时候到了,是我必须作选择的时候了。是一如以往仍然自我中心地为自己保全生命,还是把它扔了,像死了一样,只抓住超越死亡的盼望、荣耀和实现。”这样的时刻常常临到我们。对我们来说它们是失望、挫折、或厄运。这就是父神在我们心中作工的最好机会, 但我们认为他侵犯了我们的隐私,侵犯了我们生活的自主权。但是,如果我们从耶稣的角度来看那些时刻,我们会发现每一次这样的时刻都是机缘扩充的时候。如果我们根据捨己的原则来行事,我们就会发现有门为我们打开,让我们进入广大而难以想象,充满事奉、祝福、和荣耀的领域。这就是耶稣说“时候到了”的意思。他所看到的是有广大机缘展开的时刻。

阿爸父,求你击碎我不信的羁绊,并教我在盼望和信心中选择捨己,而带来祝福和荣耀。

生活实践

如果我们自问,“耶稣会怎么做?”我们就必须预备作死在地里的那粒麦子,好为主的荣耀和我们的喜乐结果子。我们是否把我们的每一个处境看作能与基督同死的机会,以致能活在他内住生命的能力中?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The True Lord's Prayer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