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灵修:十月10日

设计和预定论

我未成形的体质,你的眼早已看见了;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诗139:16

“未成形的体质”一词在希伯来原文中的意思是卷曲的形体。这描绘出一個卷曲的胚胎。现代人常问的一个问题是,人的生命从何时开始?胚胎要长到什么阶段才算是人?诗人大卫在他的时代就做了回答:“你的眼早已看见我。” 那不是指一些和人无关的细胞集合,组成了一个还不是我的东西,而是指我卷曲的胚胎。人体的奇妙,即使是在成长的期间,都足以使他相信神已经与他同在,而且神认识他。

有些人可能还记得几十年前美国Alger Hiss的案子。他在政府机构任职时被控参与共产党的阴谋。牵扯在里面的一个重要人物名叫Whittaker Chambers,是 Alger Hiss先生的联络人,也是个共产党员。Whittaker Chambers先生后来写了本书,里面解释了他怎样变成了一个基督徒。他写到,有一天他把自己两岁大的女儿抱在腿上,他的眼光留意到他女儿的耳朵。他被那耳朵的设计迷住了。是那么得美丽,像贝壳一样的形状,但又是设计超凡,足以收集空中的音波,瞬间将之转换成人脑可识别的声音。因为他对耳朵的收音结构有相当的了解。突然这个思维的冲击震撼了他。那么复杂,那么巧妙又密合,那么美丽的设计怎么可能是随机发生的?这个念头引导他进入一系列的思索,逐渐地吸引他审视基督教信仰,至终成为一个基督徒。这个“人体是一个设计”的想法是很重要的论点,也是诗人大卫在这里所要表达的。

诗人大卫的赞叹不仅是出于“设计”这个观点,也是对“预定论”的凭证的体会。很明显地,如同我们许多人一样,他经验到在自己生命的一些特定的日子里,有许多似乎是不相干的因素突然间都被联系在一起,营造出一个特别的环境或特殊的经验,让他不得不察觉到事情的背后似乎有一双看不见的手在工作;有一付远远超越人的智慧心灵在付诸实现。

我们都经验过一些突发的事件,一些不按我们计划,也不在我们预料之中的事。这些事的发生是由许多因素突然地配合在一起,巧妙的有如天衣无缝。使我们不得不觉得有另外一个主体在安排我们一生的日子,而在他的安排设计里,仍然容许我们有自由意志来参与。这个认识冲击了诗人大卫,使他不由自己地感叹:“你所定的日子,我尚未度一日,你都写在你的册上了。” 他的一生都已经在神的计划里了。

主啊,你知我最深,远超过任何人。在我出生之前,你已经知道我,你也知道我生命中的每一天的遭遇。为你对我如此亲密的了解,我感谢赞美你。

生活实践

我们可曾深刻地思考过我们所见的受造物是如此井然有序的设计?我们生命中的每个片段不也都好像由一个伟大计划组合在一起吗?

此段灵修节录自司德曼牧师的信息

Who am I, Lord?

读司德曼牧师的信息